神话传说幻想故事《来自海上的李钺》第二十三章 李钺出战

时间:2018-02-09 18:51:13 作者:我们的故事没人看 阅读: 2937 点赞: 10 分享: 8

这冰砚乃镇海四魔将之一,也是冰象族的王子。自恃血统高贵、法力无边,任谁都不被他放在眼里。年幼时在自家后花园内摔了一跤,啃了一大口泥,这一啃倒好,竟发现土里埋藏的上古法器与宝藏。从此自封族人救星,认为自己就是天神在世。冰象族素以咒文论长,族符便是一只插着翅膀、浑身咒文的巨象,这上面的咒文仅传满束发之年的皇室男子,于是冰砚得到咒文便更是觉得自己了不得,终日沉迷咒文,战斗力的确是强大了,不过人也有点“咒怨”上身,看谁也不顺眼。哪怕让他讨了个镇海四魔将这样响当当的称号,其内心仍是诸多不满。

这冰砚看着军师拿箭对着悠悠好几次都没有成功,一时心生怒火,一把将箭抢过来,大致地瞄了一下,便射了出去。凭借他自己强大的法力,拉满千石之力的弓都只是轻松,射出急速闪电的箭更不费一丝力气。箭所至之处,必定破空劈水,箭尾将水搅出一股龙卷漩涡,箭矢三尺之内,皆是冰砚的攻击范围。

而悠悠此时在鲛人城的城墙上组织防线,耳边杀声四起,身边不断有同伴倒下。手起刀落地机械动作让她有些乏力,就在她大脑放空的时候,耳边突然传来如雷般轰鸣的声音。悠悠还来不及将眼皮抬起,就被一个力道拉扯到了地上。就在这一瞬间,一只普普通通的箭就到了,但箭的力道却不简单,接连贯穿了三个士兵的身体才停下,然后稳稳地扎在城墙上。悠悠看着倒在地上牺牲的士兵眼泪夺眶而出,立马从地上挣扎着起来,往海妖族军队方向冲:“海妖!我跟你拼了!”。

没等到悠悠踏出第一步,冰砚随手三连发箭矢又到了眼前,轰隆!轰隆!轰隆!三支箭都刻意避开了悠悠,在她身边爆炸开来。城墙上鲛人族士兵遭殃了,惨叫的声音不绝于耳。悠悠睁大了眼睛,愣愣地看着地上鲛人的尸体,又回过头看着冰砚,但冰砚似乎都没有朝自己这边看,甚至在很惬意的挖着耳洞。

“他是故意没有射准我吗?还是说他是射偏了?不……他是根本就没有对准谁,杀掉我和杀掉一个普通士兵对他而言都没有区别!”悠悠摇了摇头,她不敢相信海妖族竟会如此看待鲛人。这时两个士兵长冲过来,把失神的悠悠架着,拼着死命保护她冲出了城墙。

海妖族这边军师看着冰砚不紧不慢地进攻,不禁内心有些着急。虽说他不知道此番计划的具体内容,但从此刻的现场来看,海妖王是志在必得。“大人,要是不趁着鲛人族毫无准备之际进攻,恐怕之后会遭到他们负隅顽抗啊!”军师还想继续说兵家之策,奈何被冰砚手一横给挡了回去。

“本将自有计划,你无须再多言,小小的鲛人城如果不是一直躲在迷雾之中,还能存活到现在吗?垂死挣扎的希望,才是真正的绝望。”冰砚露出一抹冷笑,时不时将箭向城墙上的战团射过去,改变城墙上的战局状况。身后黑压压的海妖族军队也镇定自若,沉默地等待将领的号令。虽然冰砚自负狂妄,但凭借其自身的实力,统治军队还是有一番能力的。

此刻鲛人城内,从城中心最高的塔上的贝壳里发出来响彻刺耳的警报声。一声比一声急促,一声比一声响亮,吹号的鲛人仿佛把肺里的气息全部吹出体外了。城里的鲛人们从一开始的诧异到惊慌失措,不过是数个呼吸之间。深入骨髓的危机意识让他们迅速意识到:有外敌入侵了!男人们赶紧把妻儿安顿回家然后相互奔走相告,女人们收拾打包可能用得上的吃穿衣物准备随时撤退,小孩子们在气氛的感染下,也安静下来不敢哭闹了。

主城区的月神大道上,李钺一行人正随着章武往城外奔去,跑在他们身后是鲛人城的士兵们。沿途中不断有人给他们让开一条笔直的大路,也不断有鲛人男丁身着战甲加入其中。随着队伍越来越大,离城墙也越来越近。

李钺看着城墙上不断掉落的鲛人族士兵,焦虑万分。他与大水对视了一眼,而后大水脚底踏出龙卷水涡直奔城墙边,把掉落的士兵接下。李钺在召唤出拉鲲后也向城墙上急速游去,与大水联合去救掉落下来的鲛人。

另一边,拉鲲游到城墙边,用心念之力,发出一声巨吼,随着这声来自上古神兽发出的威严之声。一股震荡波以拉鲲为圆心,向四周震荡开去,与阻挡住无支祁时一样,城墙上的士兵,不管是海妖族还是鲛人族,由于离拉鲲太近的缘故纷纷被震晕倒地。刚才还杀声四起的城墙内外,霎时间沉寂了下来。

冰砚吃惊于鲛人城还有如此神兽的同时,也看见了倒下的自己族的士兵。当下毫不迟疑,丢掉弓箭,用手在自己身前聚水结冰,将自己和士兵的前端凝聚起一道冰墙。但即便是这样,当震荡波碰撞上冰墙时,仍旧让海妖族的士兵感到血气上涌的胸闷感。冰砚更是觉得自己像撞到了海妖王大殿上的柱子一般,双手疼痛十分。震荡波过去,他看见那头神兽身上站了一个少年,厉声问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冰砚何时被人如此居高临下的问过话,顿时火冒三丈,他刚想要大声呵斥回去,却被旁边的军师抢了先:“哪里来的毛头小子,居然敢这么和镇海四魔将的冰砚大人说话!”他本是想喊出来的,结果法力不足,喊破了音,声音中途断了一下才继续。说完后赶紧准备退到冰砚身后,为自己的弄巧成拙懊恼不已。

冰砚一看输掉了阵势,大手一挥把军师推出两米远。自己却向前一步,对着李钺打量起来。只见是个十几岁的少年,身穿红衣白裤。为了准备比武大会下场比试,他将裤脚束到鞋子里,昂首而立,眸子里闪动的耀眼的光芒。少年身下是一条巨大的金色鲸鱼,身子不停扭动,虎视眈眈地看着冰砚。“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拉鲲啊,第一次得见,确实有它的奇特之处。”冰砚心想。

“海妖族镇海四魔将之一的冰砚吗?”少年重复着军师的话。

“正是本将。你又是何人?”

“我是李钺。”

“哦?”冰砚闻听,眼睛冒出了亮光,“你就是那个害死母亲,扔下父亲独自逃走的李钺呀?”冰砚不急不忙地讥笑着说,心想要找的海神族王子竟然自己送上门来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听到这话,李钺感觉头疼得快要炸裂了。他这段时间在不断的为自己找事情做,甚至来到鲛人族打探消息,参加比武大会。为的就是可以不时时刻刻想起阴阳两隔的母亲和不知下落的父亲。然而现在,突然被人这么无预兆地挑衅,他完全愤怒了。立马指挥拉鲲向着冰砚的方向冲去。

冰砚说这句话的意图就是为了引李钺生气,因为他暂时不知道拉鲲的力量是多大,不敢贸然出击。看到李钺向他们过来,冰砚指挥身边的海妖做好攻击准备,同时他自己却狡猾地向后退了几米。

看着拉鲲越来越近,海妖们将手上的弓箭射向它,无奈拉鲲虽然体积庞大,但是身体灵活,闪转腾挪,居然都避开了,这些海妖们只能近距离的肉搏了,拉鲲看着这些渺小的敌人,一口下去,十几个人都被它吃掉了。顿时,人心惶惶,冰砚就站在旁边,他想看看李钺的身手,第一波攻击结束,冰砚指挥海妖们调整次序,后队变前队,手握长矛,冲向李钺,李钺从拉鲲的背上跳了下来,加入了战斗。

只见李钺左右手互相一拧,手边的水都变成了冰柱,然后再一发力,冰柱一根根的刺向海妖的身体,不一会儿功夫,死伤很多。奈何海妖族多的是,前赴后继,无穷无尽。

这时,大水和娜依刚清理完外围,怎奈大水的手越来越痛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早晨明明还好好的,比武大会和人打了一场之后,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,可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现在战斗在即,更不可能去治疗了。不想太多,大水立马又投入战斗中,随着几个旋转,大水将麒麟铠甲显现了出来,他一转身,铠甲便已发挥出力量。没有多耽误,他迅速将麒麟铠甲上的鳞片飞刀发射出去,刀刀命中,刀刀致命。只有远远看着的冰砚注意到,大水的力道和准头都在变差,能量越来越小,而他的双手,由刚开始的微红,慢慢变成了赤红,而大水的眉头紧皱,脸色已经煞白。

这边李钺大水与海妖纠缠不休。另一边,娜依也没闲着。海妖人数众多,不断的冲击着城墙。尸体越来越多,虽说有鲛人族的,但更多的是海妖族的。可是,鲛人族原本战士就少,经过第一波的战斗,已经损失不少,城防捉襟见肘,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。虽然娜依使出浑身解数,可也只能顾此失彼。渐渐的城头上出现了海妖,而且越来越多。城,快要被攻破了。

更远的地方,一个小姑娘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,她站的位置和足够可以俯瞰整个战场:战场上只有李钺尚可应对海妖的不断攻击,大水和娜依似乎都出现了状况。

“要不要帮忙呢?”小姑娘将随风飘在空中的金发抚顺到耳边,自言自语道。(未完待续)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